人工智能尷尬的2019:需要錢卻沒錢可燒了

發布時間:2019-12-18 10:00    來源:投中網
 

關鍵詞:人工智能

摘要:尷尬的是,歷經了大浪淘沙后的人工智能創業者到了正需要用錢的時候。人工智能還沒有發展到可與互聯網同日而語的成熟階段,作為“硬科技”中的一個子類,其周期同樣長久,資本的陪跑之路也才剛剛開始。

  2019年,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融資熱情大幅降低,交易量隨之急劇下降。

  尷尬的是,歷經了大浪淘沙后的人工智能創業者到了正需要用錢的時候。人工智能還沒有發展到可與互聯網同日而語的成熟階段,作為“硬科技”中的一個子類,其周期同樣長久,資本的陪跑之路也才剛剛開始。

  風口挪移間,復刻了互聯網“砸錢“模式的硬科技投資邏輯開始顯現其弊端:錢在市場最瘋狂的時候“有去無回”了。

  等到市場回歸理性,好項目浮現,初創科技公司仍需融資續命的時候,資本市場上留給人工智能的錢卻有些不夠用了。“孩子正到了長身體的時候,食物卻不夠了,這個時候就很容易營養不良。”

  人工智能領域缺錢與亟需錢的矛盾在今年集中體現了出來。

  好項目多了,錢少了

  今年的市場比過去5年的任何一年都要冷靜,噪音少了,可錢也少了。

  “偽技術消沉了,過去幾年的事實證明了這些所謂的風口技術是不成功的。經歷了整個這5年的經濟周期和行業周期的迭代,這些偽風口也被迭代掉了。“

  “資本不再沖昏頭腦,熱到去投偽技術了,所有的噪音和泡沫下去的時候,真正的技術才被檢驗出來。”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認為,今天更適合投技術,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即是篩選成本降低了,現在投中好項目的概率比四五年前大。

  隨著噪音減小,許多投資機構也在近兩年從消費、文娛、互聯網轉向開始關注硬科技項目。問題是,好項目慢慢浮現出來了,市場上的錢卻有些不夠用了。

  

 

  據投中研究院與崇期資本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白皮書》顯示,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總體融資規模從2015年的458億人民幣增長至2018年的1189億人民幣,增長超過兩倍。

  然而到了2019年的前三個季度,這個數字是577億。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融資熱情,在經歷了五年的飛速增長之后,在2019年急速跌落。

  “2015年左右的時候有一個問題,大家用互聯網的慣性思路去做技術,而這些技術相對來講卻是不夠硬核的于是出現了很多的技術風口,導致一批資本進去之后,其實沒有得到很好的回報。”

  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認為,前幾年復制了互聯網“砸錢”模式的硬科技投資邏輯被證明是失靈的,一批資金進場之后有去無回,正是造成今天的資本市場“缺錢“、初創科技公司融資難的一大原因。

  “不差技術,也不差人才,差的是錢。”一位硬科技產業投資者向CV智識感嘆。

  扶持人工智能創業公司發展需要大量資本,以AI芯片為例,僅僅是流一次片的成本就高達數千萬美金,如果無法保證每一步的資金到位,還沒走到產品做出來的那一步,一些好項目很可能就這么死掉了。

  “這一年幾乎就是在冰水里泡著”,“行業熱度在下降,機構的投資也在收縮”。一位人工智能領域創業者對CV智識表達了真實感受到的市場寒意,他原本計劃在今年完成新一輪融資,但結果并不如意。

  不缺人才和技術,缺的是錢,這體現在自動駕駛賽道上尤其明顯。由人工智能領域權威學者吳恩達創辦的自動駕駛初創公司Drive.ai在今年6月份被蘋果以7700萬美元低價收購。

  兩年前,Drive.AI的估值一度達到2億美元,并宣稱自己是為數不多已經為公眾服務的未來主義乘車公司之一。

  Drive.ai黯然離場并非由于本身的技術缺陷,其創始團隊還在斯坦福的時候就曾經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神經網絡。

  但隨著自動駕駛行業步入商業化落地時期,越來多的熱錢涌入,技術競爭已然演變為資本競爭,資本成了幫助初創公司實現商業化落地的最大推手。反觀Drive.ai的競爭對手,Waymo, Cruise, Aurora, Nuro,Argo AI等自動駕駛初創企業無一不在持續融資燒錢。

  但自2015年成立以來,Drive.ai僅獲得7700萬美元融資。最近的一輪融資還發生兩年之前,由東南亞的App打車公司Grab領投,這樣的融資能力顯然不足以支撐其在商業化落地時期的激烈競爭。

  資本市場缺錢,亟需大量資金來投入研發的AI公司們則陷入青黃不接的尷尬境地,一些原本技術實力不錯,仍有希望繼續活下去的AI公司,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掛掉”的。

  魚龍混雜的市場,砸錢不斷的機構

  如今的黯淡是曾經的瘋狂換來的。

  2015年,可以說是人工智能風口最盛的年份。

  風口起來時,大把大把的錢如同流水般涌入這個行業,卻也讓當時一股腦擠進來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們在幾年后嘗到了苦頭。

  伴隨著AlphaGo戰勝李世石,人工智能也隨之一舉成名天下知。懂AI的,不懂的;做視覺的,做語音的,做NLP的;從高校里出來的,從大公司出來的……創業者魚貫涌入這個領域。

  那段時間不缺項目。一位硬科技行業投資人向CV智識回憶起四五年前人工智能領域創業的盛況,“2014年在中關村創業大街,每天都有無數人找上你,說我是高科技。”

  “但你一看其實就是一個完全忽悠的情況,這是2014年。” 人工智能創業與投資熱情齊頭并進的那幾年,魚龍混雜、水平參差不齊的項目也給市場帶來了一輪陣痛。

  “那個時候噪音很大,意味著市場上有1萬個玩家,這其中有9000多個都說自己是搞技術的,但實際上這9000多個人里面,真正做技術的可能不過幾個人,卻難以被大家所關注,這個時候大家的目光都被遮蔽了。”

  噪聲淹沒了真實,喧囂沖散了理性,正在經歷盛宴的人是意識不到盛宴背后的危機的,大把大把的錢就這么投進去了。

  資本市場也不缺錢,或者說,那時的資本市場至少比現在資金充沛。不論發育不良與否,市場上的一大批人工智能項目在這個時候拿到了錢。

  據投中研究院與崇期資本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投融資白皮書》顯示,2014到2018年,布局人工智能賽道的投資機構數量不斷攀升,2018年突破1000家機構,可見資本市場對人工智能賽道的關注,不斷加碼人工智能賽道的布局。

  捏在投資人手里的錢,則被大把大把地投進了這些魚龍混雜的項目,一些好項目成功了,并且發展成了今天的獨角獸。

  也有一些頂著AI名頭的偽科技項目,在幾年之后露出了其張牙舞爪的真面目,還有一些曾經輝煌一時、被寄予無限希望的AI公司,則在此后的商業化發展過程中歷經陣痛。這樣的公司,包括曾拿到軟銀投資的印度“偽AI”公司Engineer.ai,以及近兩年在市場上音量漸小的格靈深瞳。

  一家由印度碼農創辦的公司Engineer.ai在今年9月份被多家媒體曝出用程序員冒充AI。以AI 作為幌子來“騙取”融資,實質上的技術工作都由“印度碼農”承擔。這家偽AI公司還曾獲得由軟銀旗下公司領投的3000萬美元融資。

  在貼個AI標簽就能為公司贏得融資與關注的時代里,一批以Engineer.ai為代表的偽AI公司,以AI之名、行人工之實,乘著風口獲得了資本的一時青睞,也吸走了市場上的錢。

  2014 年間,由前GoogleGlass團隊核心成員趙勇創立的AI公司格靈深瞳一度獲得紅杉、真格等一線投資機構的青睞。

  格靈深瞳曾無數次在媒體中提到其融資的光輝歷程, “一次飯局上,徐小平和紅杉資本的沈南鵬、聯創策源的馮波聊到格靈深瞳未來的估值。徐小平樂觀地說起碼 5000 億美元,沈南鵬說 1000 億美元比較實際。” 實際上即使是 1000 億美元,也足夠進入中國互聯網公司前三名。

  后來的事實證明,格靈深瞳也承擔了這句話所帶來的壓力,錢不好拿了,商業化的路徑也遲遲沒找到。時隔三年,格靈深瞳才拿到了下一筆融資,而這個時候,人工智能的熱度已經冷卻,資本市場上的錢也不夠多了。

  “那個時候有沒有技術呢?有,但是你在一個非常大的沙漠里去找那幾個金子,難度比較大。”資本市場上涌動的熱錢為人工智能的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也助長了泡沫。

  泡沫消散之后,市場幾度荒蕪。

  在青黃不接的日子里掙扎求生

  向前一步無法快速盈利,向后一步融資不夠支撐其衣食無憂地活下去,在青黃不接的2019年,AI公司活得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艱難。

  融資不夠,賺快錢來湊。為了避免公司因為資金問題而倒閉,一些創業公司與投資人達成一致,走起了“以副業養主業”的路子。

  美國風投基金The Engine首席執行官KatieRae表示,普通的風險投資周期一般在10年左右,而“硬科技”風投周期最高可達18年。

  在這漫長的周期中,創業者們必須面對自身發展周期與外界發展的不適配:賺快錢還是做產品?為了生存,越來越多的創業者選擇了前者。

  一位硬科技領域創業者向CV智識透露,拿智能制造業來說,辛辛苦苦一年賺個2000萬,但地方政府招商一塊地直接能賣好幾個億,還有些投資人會跟創始人提議圍繞產業鏈做基金,做上下游收購,“這可比辛辛苦苦研發創業賺錢啊”。

  “有些創始人本來可能想潛心的把這事做成,最后可能被資本挾持,或者被市場驅動,以致于忘了最后還要怎么發展。”

  缺錢和需要錢的矛盾在今年集中體現了出來。

  迫于生存壓力,部分AI公司為了保證不因為資金問題而死掉,走上了一條“以副業養主業“的道路。由于市場化、資本化難,部分變現周期長的初創科技公司另尋他路,以服務的形式來代替公司主營業務,形成早期的收入。

  由于變現周期長,即使融資不斷的頭部獨角獸也受到了一定影響。CV智識了解到,估值已達70億美金的AI獨角獸商湯科技,在今年把落地和營收看得過分重要,以至于內部不時出現反對聲音,“過分看重落地,會不會太浮躁了?會不會傷害公司的長遠發展?”

  為什么錢對于人工智能公司來說如此重要?

  多位人工智能領域投資人告訴CV智識,因為行業周期長,變現慢,需要大量錢去研發、試錯。而現在行業正處在一個需要大量砸錢去探索商業化落地初始階段,好的項目總有一天會盈利,但在這個過程中需要砸足夠多的錢,保證其不因為資金問題而死掉。

  若將行業放到一個科學的周期邏輯下,哈工創投合伙人兼執行總裁趙文宇判斷,“2025年到2030年期間,可能是中國企業轉型成果見效的時候,會有一些企業在那個時候成為支柱。”

  人工智能的長期價值幾乎無人否定。但融資難、落地難、賺錢難、周期長,同時還要面臨來自巨頭的激烈競爭,獨角獸尚且戰戰兢兢,尚且在襁褓中的初創公司更是有可能過早死在融不到資的路上。

  在這場競爭激烈且周期漫長的人工智能商業化落地之戰中,技術實力不可或缺,資本加持則顯得更加必要。

(責編:)

李保明:加快推進畜牧業機械化 提高畜禽產品保供能力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畜牧業機械化發展,《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國發〔2018〕42號)明確提出,到2025年畜牧養殖機械化率達到50%左右。今年初,農業農村部印發了《關于加快畜牧業機械化發展的意見》,明確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推進畜牧養殖機械化發展的思路、目標和主要任務,這是加快推進畜牧業機械化,提高畜禽產品保供能力的重要舉措和工作指南,我們要深刻領會,準確把握,抓好落實。

大宗商品分析师赚钱吗 浙江杭州哈灵麻将手机版 富贵棋牌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车联网怎么收费 ag捕鱼王怎么赢钱 麻将杠牌规则 九游app旧版 一码公开唯一官网 nba中国赛直播 最新版科乐长春麻将 老丁博客